内附波场TRX,我曾身家百万

2019-10-04 作者:互联网   |   浏览(177)

小C决定查下实际情况。

婚礼结束后,我和老皮一起同路回家。在武汉火车站的肯德基里,我半试探地问:“老皮你这波下来赚了200万吧?”

“做公链真好,项目死活落不下去怎么办?

虽然我跟他早已认识多年,但这次见面却是两个人第一次私下单独约饭。饭前我就知道,他前一段时间投资比特币、以太坊以及一些“山寨币”,赚了200多万,还一直扯着我去跟他一起“入场”。个性保守的我对“炒币”这事将信将疑,一直对他的邀请不可置否。和他约这顿饭,也是想当面再了解下情况。

就发现上面写着:

我原本以为虚拟数字货币这么“极客”的东西,网站的美学风格好歹应该炫酷一点的,但打开B交易所的页面,发现网页非常简陋,设计风格还停留在10年前的“政企范儿”,没有一点科技感。

“其实我跟花哥不熟,没想到他连你们这些兄弟都坑。该打的货,自有天收。”

这次投资结束,也基本奠定了群里30多个人对老皮盲目而绝对的信任。在我们眼里,老皮神通广大,手握大量内幕消息,也知道每一个项目的底细。

实际内容价值有限的很,多数为自吹自擂。

忐忑三天后,早上醒来,看见群里突然有人喊了一句:“H币涨到90块了!”我赶紧打开电脑,发现账面上的15万,已经变成了20万。

图片 1

老皮说,这2000万他全都提现了,买了豪宅豪车。听完这话,我在心里感叹:“投资”真是有钱人的游戏,往往是要无心插柳,柳才成荫。

当时看到这里,小C几乎笑叉气。

这时候,众人哄笑起来,我见他下不来台,开始打圆场说:“你们别吓唬老皮了,这事以后注意就好。”

责任编辑:

邹勇气不过,最后把我们群里和他关系好的20多号人全都拉到了个新群,揭露了老皮的“罪行”,大家看到信息后立刻炸开了锅:

大多数情况下检索出来的全部是通稿。

我本以为这场投机,最终会以大家心知肚明的体面结束,但接下来的事情,却直接导致了很多人和老皮的决裂。

W币赔本之后,“A币”和“P币”又给了这个群更沉重的打击:P币一上交易所就腰斩,A币上线一天就跌了90%。

但总之,那时在我们眼中,老皮神通广大,我们听他的投资建议,肯定稳赚不赔。每次老皮拉新人进群,新人问我“炒币这事到底靠不靠谱”,我都说:“别自己乱操作,一切听皮志成的就好。”

团队看完后,小C会着重了解下项目方发的链是公链还是私链。

看到这则说明后,我心态有些“爆炸”,心想:这交易所不会跑路吧?半个小时后,群里有其他人也开始陆续问老皮:B交易所为什么突然不能充值了?

公众号被封一星期了。

有些人利用腾讯漏洞不想让我们说话。

但我们偏要说,还会说的更大声,更加肆无忌惮。

因为我们相信正义,相信真相,相信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归价值, 所有的跳梁小丑终将Go Die.

我有点慌了,交易所的客服电话打了十几遍,一直都是忙音。我又花了半个小时,不间断地拨打了十几通,总算有工作人员接了电话,把我的5万块充值成功。我长吁了一口气,妄念又起,鬼迷心窍般又充了5万块,然后把10万块全部买了H币。

花哥没有多说,只表示让大家听他指挥、一致行动。小A怕错过机会,赶紧私信问他要不要投、投多少合适,他回,“3、4万就行了,量力而行。”

“没卖!等着看看啥时候能涨回来吧,无所谓了。”

图片 2

轻松愉快的氛围稍纵即逝,10分钟后,老皮又往群里扔了一张截图,上面是央行工作会议的新闻通稿:2018年要展开各类虚拟数字货币的整顿清理工作。

跟投派

这次之后,那个群彻底凉了,再也没有人在里面说过一句话。

忐忑三天后,小A早晨醒来,看见群里有人突然喊了一句:

老皮后来介绍项目,群里都无人回应。他在群里发红包,也没人抢。群友们出奇地冷漠,似乎不认识皮志成这人。

“花哥就是在用币圈信息差骗人罢了。”
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群里人几乎都听了老皮那套“控制风险、翻倍出本”的理论,至少没亏本钱,甚至或多或少都赚了一部分。我手里依旧持有十几个以太坊和三四种“空气币”,价值18万出头。

小B气不过,最后把群里和他关系好的人全都拉到了个新群,揭露了花哥的“罪行”,大家看到信息后立刻炸开了锅:

一个小富婆立刻反驳说:“我前几天微信上都提醒你了,你说我说的多余。”

花哥在群里开门见山:“H币”庄家要拉盘了,马上要涨3倍。他认识人知道内幕消息,让大家赶紧上B交易所买币。

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,听他说我才知道,好几个之前跟他一起投资虚拟数字货币的媒体同行,“三五万‘入场’,最后都二三十万出来”。这几个同行我平时都打过照面,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。

小C发现过往的炒股经验在币圈根本不适用,心情也开始郁闷起来。

30人群在短短几天之间就扩充到了50人,新进群的陌生人大多是对炒币一无所知,甚至不知道如何购币。

她对这个比较清晰,币圈,链圈大佬如数家珍。

随着“区块链”概念走红,以太坊的价格也一路看涨,从一开始的不到3000元人民币/枚,涨到了10000人民币/枚。群里所有人都挣了钱,而且几个项目叠加下来,收益在5倍以上,群里充满了七彩泡泡般的乐观。

群里一伙人,又跟过去在花哥的群里刷“跟着花哥有肉吃”一样,一起排队刷起了“跟着小B有肉吃”。

听到老皮的话,群里瞬间炸了锅,大家纷纷问他内幕。老皮很神秘,只说要大家听他指挥、一致行动。我也怕错过机会,赶紧私信问他要不要投、投多少合适,他回,“4、5万就行了,量力而行。”

图片 3

群里一伙人,又跟过去在老皮的群里刷“跟着皮志成有肉吃”一样,一起排队刷起了“跟着邹总有肉吃”。

“没卖!等着看看啥时候能涨回来吧,无所谓了。”

Z币之后,大家的投资更加疯狂,后续又投了几个币种。有些人甚至把自己的股票基金全部清空砸进币市,一个项目就能砸出60个以太坊——按照后来1万元/枚计算,就是60万人民币。

小B先是直接在微信上跟花哥对质,花哥也很不服气,回问:“我带你们挣钱难道是义务劳动?一点好处都不能拿?”

我投入了20个以太坊(当时大约8万元人民币),之后Z币的涨幅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:半个月内,从2毛/枚涨到了4元/枚。我看着交易所内账户里的数字,先从10几万人民币涨到了50万,再到100万,再到160万,直至240万。

第二个问题更严重——花哥带大家投项目时,虽然每次都吼着说要投100个以太坊,但有些项目他其实一个以太坊都没投(比如那个最后缩水到只剩10%的W币),小B认为花哥是这在忽悠大家,让大家帮他分担风险。

“2500一枚我就抄底!”

图片 4

到了下午,H币又从90元/枚涨到了120元,等到晚上就涨到了150元。第二天,H币继续猛涨,白天涨到了180元,晚上已经到了220元。我们的情绪都兴奋起来,大家甚至在微信群里盖起了楼,一起发着“跟着皮志成有肉吃”。

“以太坊又跌了啊,4000一枚,大家要不要抄底?”

我虽然知道这肯定是进入这个行业“风口”的一次机会,却还是笑着拒绝了:“能力不够,还是想好好沉淀几年。”

每天早上一起床,小A第一件事就是看Z币又涨了多少。每次看到火箭般的涨幅后,都会脸红心跳。

的确,项目方没消息,老皮确实没法给消息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消息。

闲言碎语最后的结论,都是:“我们还是装死吧,搞不好半年后再看,就都涨回来了。”

老皮当时在加拿大注册了一个投资基金,我们群里这些“小散”,实际上是通过他的投资基金在“项目方”那里获得私募份额的。私募好处在于,我们可以以比交易所发行价更低的价格拿到V币。从理论上来说,就像拿到股票的原始股,私募轮的投资者一般不会亏损,或多或少都能有些收益。

小A真正入场,是在去年10月底。

看到这里,我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按照上面说的,这个交易所本来应该9月就该停止服务了,11月才挂出来通告,这算是什么意思?”

我知道你们是怎么选币的:

一周后,老皮在寂静已久的“财富自由群”里突然抛出来了两张照片,一张是一辆骚红色的兰博基尼,一张是一个妖艳网红脸的女人:“我又买了辆新车,这女的是我秘书,专门用来做CEO专访的。”

图片 5

“去年W币亏成那样,当时我很想收拾他的,睁眼说瞎话。”

一场“政变”就这样完成了。小B从此和花哥结了仇。

那时,老皮口中的“共识机制”让我听得云里雾里,我在心里默想:这不就是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”么?

小A投入了20个以太坊(当时大约8万元人民币),之后Z币的涨幅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:半个月内,从2毛/枚涨到了4元/枚。小A看着交易所内账户里的数字,先从10几万人民币涨到了50万,再到100万,再到160万,直至240万。

戴长山看到W币暴跌后,又开始在群里骂骂咧咧,重复“骗炮”、“忽悠”这类的话,甚至说要去公安机关报案,举报W币的项目方。

大家的情绪都兴奋起来,甚至有人在微信群里盖起了楼,一起发着“跟着花哥有肉吃”。

在接下来的政策监管和做空浪潮之下,币市的行情急转直下,比特币从13万人民币的高点跌到了5万人民币/枚,以太坊也从1万人民币腰斩到了5000人民币/枚。

有些时候看着什么都好,结果买入一笔大的不到几天,一波震荡,全数字货币都开始飘红.......

W币赔本之后,“A币”和“P币”又给了我们更沉重的打击:P币一上交易所就腰斩,A币上线一天就跌了90%。

......

邹勇先是直接在微信上跟老皮对质,老皮也很不服气,回问:“我带你们挣钱难道是义务劳动?一点好处都不能拿?”

自选派

不到一个月,我和老皮在邹勇的婚礼上再次相遇——邹勇是我另一个老乡,大家平时一直保持着联系。

但小C心里是希望赚钱的,因为只有赚钱才有所谓的信仰。

“还没到底呢!3500一枚我就买!”

“2500一枚我就抄底!”

这其中,“W币”的起伏最为夸张:3天前它在一家韩国交易所还是3倍涨幅,我们当时在群里都乐开了花,以为这又是一次习以为常的成功。但3天后W币上线国内交易所,直接跌到了成本价。

但她不想加进任何群里去,不知道为什么,从心理上,她对这些群很抗拒,除了买币外,小C每天还有许多日常工作要做,也实在是没功夫泡在群里打听各种“小道消息”。

“那些常年持有比特币的人都有‘比特币信仰’——追求自由和技术,崇尚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,比特币哪怕下跌,以后也会有更凶的报复性反弹……”

小C看这个还不像一般人,光着大佬名字就激动不已,好歹在互联网圈摸爬滚打了几年,知道一些事情。

邹勇投了5个——他房车都有,其实并不差钱,投10个以太坊本来也问题不大。但是他太过谨慎,以至于群里有人嘲讽他:“邹总,你别这么小家子气啊。”

什么是通稿呢?就是通用于各家媒体传播的新闻稿件。

两周后,邹勇也被老皮拉进了群里。

图片 6

作为一个才工作一年的90后,我从来没想过,自己的“身家”会一夜之间多出240万。

故事讲得再好,也只是故事。

所有人又统一跟楼刷屏:“老司机带带我,我想做合格的投资者”。只有我不解风情,发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说:“我现在手头上只有15个以太坊,老皮别开玩笑了。”

“张晨或许是奇才吧”,小C心想,坐拥10万社群粉丝,同时对社群与微信运营结合“见解独到”,却依然能交出“惨不忍睹”的答卷。

“你这什么审美,热巴哪里不好看了?胸大屁股翘,我就要热巴!”

烦闷时,她也会想想别人说的信仰:信仰哈耶克的自由主义经济学,信仰公开、透明的区块链技术,信仰数字货币将取代法币全球流通......

我当时脑子太过狂热,买完H币之后,才发现风险就在身边。我仔细看B交易所页面,发现网页最下面的资讯板块挂着一则《关于经营情况异常的说明》,解释着前几天网络上某微博大V称其被列入“工商经营异常名单”的原因。

小C还会顺带搜一下币的舆情。

后来的一周内,H币的价格逐渐从高点220元/枚跌到90元,我陆陆续续清仓出货,18万进场,最后连本带利一共收获40万。这纯属一笔意外横财,除掉18万本金重新回到银行卡外,剩下的钱,我全都被换成了以太坊。

那天下午5点,红包雨在群里飘了下来,8个人在群里发了9万块。每当有人抢到红包时,都会发“谢谢老板”的表情包。半个小时里,小A的手机直接震到发烫、然后死机,那天单是抢红包,就抢了几千块。

小K继续警告老皮:“上海上礼拜就有一个搞‘代投’的被抓了,你小心点。”饭桌上有五六个人,也开始提醒他一定要谨慎。

前不久,小B去查了花哥的“数字货币钱包”——这东西就像是个公开的支付宝,每收一笔账、转一笔账都是对外公开的,只要有心都可以去对账单。

老皮回答,都是雪球上看到我的招募信息入群的。

……

编辑 | 许智博

小C于是生出一些信心,决定看一下号称拥有“10万”社群的微信公众号究竟运营的怎样?

老皮十几分钟后才回复说:“出了点情况。”

小C甚至还看过某个链的通稿,大意是说V神与BM小屁孩,而他们老大不一样,已经在互联网浸淫多年,对社会负责balabala........

老皮的区块链媒体最后还是没做起来。我7月份偶尔点进去一下,发现那网站已经3个月没更新了——这行有人开玩笑说,“区块链媒体”本来想靠给“空气币”项目方打广告来赚钱,结果没想到一群传销骗子只有“破发币”,哪有广告费投给区块链媒体?

花哥说:“不要急,再等等,上线国内交易所之后,项目方肯定要‘拉盘’的。”结果15分钟内,W币就从1块钱跌到了3毛,所有人都傻了眼。

接下来,老皮教我们把买到的H币从B交易所转移到C交易所:很简单,只需要在C交易所注册一个账号,再把B交易所的H币打到C交易所去。

图片 7

群里大家还在给老皮抬轿子,有人不怀好意开荤话玩笑,邹勇也故意说:“世界上我只服两个80后,一个是金正恩,一个是皮志成!”

但白皮书上复杂的算式,小C是看不懂的。

那个周末也的确让人心里没底:“入场”时价格接近80元/枚的H币,一天之内就跌到了65元,我的18万,一夜之间就缩水到了15万。

结果却让她大跌眼镜,整个公众号,无论是17年还是18年,就没有哪一篇阅读数超过200。

“买币”这件事,新手很容易犯错:我先充了5万块进去,但充值时需要在支付宝备注中输入一串字母才能自动充值,我忘掉了输入字母这个环节,结果钱迟迟没有入账。

她通过检索得知,优雅space 是“北京华夏宏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”的项目,该公司后来更名为“北京顺联信诚商贸有限公司”,而天眼查,历史股东中,并没有出现“张晨”的名字。

后来在“复盘”环节,老皮在群里挨个@我们说:“你赚了一台奥迪A8”,“你赚了一台宝马5系”……群里那些投钱少的人,对投得多的人纷纷表示艳羡,后悔胆子小,砸少了钱。

接着小C就会去看团队。

C交易所注册地址在香港,打开网站一看,就像浏览器里常常跳出来的澳门博彩网站。注册账号时,还需要本人同时手持身份证和手写交易所名字拍照,然后要把照片上传到网站审核。这个环节让我想起了前一段时间被热炒的“女大学生裸条”,心中顿时生起一股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”的无力感。

没关系!

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私信联系我们。

听到花哥的话,群里瞬间炸了锅,大家纷纷问他内幕。

按照5%的代投费计算,老皮这次赚了10个以太坊,也就是3万多人民币。

原标题:傻逼 你不能再这样买币了 (内附波场TRX 吹水实例)

群里有几个人开始附和戴长山——老皮在一周前才刚刚见了W币项目方的CEO,还把两人的合影发在了群里,称这个CEO“人很面善,一看就能成事”。当时我们还在群里开玩笑:“炒币还要看面相?真是厉害了!”

反正TPS可以吹上天,反正一直可以拖着不上线,反正都是技术概念也没人懂.......

半年时间里,每天提心吊胆地“盯盘”,浪费了无数感情,最后的结果是不亏也不赚,这似乎并不坏。但对于从未有过“投资”经验的我,却见证了一群人因为利益聚集在一起,又因为利益分崩离析。

“还没到底呢!3500一枚我就买!”

然而这还不是高潮,老皮又很兴奋地告诉大家:“H币在年底要涨到2000元!”他还说,等投完H币之后,再带着大家投其他币,“2018年要带着大家一起靠数字货币实现财富自由,让群里每一个人都有百万身家、千万身家”。最后,他直接把微信群名改成了“数字货币实现财务自由”。

只是,小B后来也没给大家介绍过项目,他大概知道,大家都玩疲了,对空气币缺乏信任,对人更缺乏信任。

戴长山这些话让老皮震怒不已,他在群里吼:“你们都损失了,可谁有我损失的多?!你们只是损失了十几万,我是损失了上百万!——老戴你快去报案啊!报案了让W币给我们退币啊!这样追回损失多好?”

一般由发币团队或合作的宣发公司攥写,然后再将文章发给各大媒体,媒体帮忙发布。通常会出3-5个版本,内容基本相同,由媒体自由选择发哪篇,以避免每家媒体发布新闻内容一模一样的尴尬。

老皮之前每天还都会在群里和大家聊上几句,说说行情如何,但是随着熊市越发惨淡,群聊越来越冷清。每天偶尔才有人冒个泡,回应的声音也是稀稀拉拉。群里讨论的内容,已经不再是哪个项目又涨了,而是哪个项目又破发了、哪个项目跌得更惨:

群里狂欢的高潮,来自于“Z币”的投资。这个主打“人工智能”概念的区块链项目,一开始就得到了币圈大部分投资人的看好。

“其实我跟皮志成不熟,没想到他连你们这些兄弟都坑。该打的货,自有天收。”

查完清单,小B发现了两个问题:

我们十几个人都看出了他的“自我壮胆”,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发现这人对“如何将微信公众号与社群运营完美结合”很有想法。

当时这些话我只是听听而已,并没往心里去,但投机的欲望却让我躁动难耐,觉得可以用一些闲钱去试试水。

群里的人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聊币市的行情,经常是从早上7点开始,一直聊到凌晨2、3点结束。小A也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投资机会,每隔半个小时就看一遍群聊的信息。

他话音刚落,B交易所页面上又刷出一则新消息:《本交易所关于停止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公告》。公告说,要遵守9月4日的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“3天后停止注册停止人民币交易,1个月后网站停止服务”。

她炒币纯粹是因为周围的人每天在她耳朵边叨逼区块链,这一来二去,加上暴富神话的刺激,小C就对区块链产生了浓厚兴趣。

一个周六深夜,老皮突然拉了一个十几人的小群,群里的人都是老皮的朋友,多是互联网和媒体圈子的人,虽没见过面,但其实早都是“网友”。

接着她去“在行”检索了下“张晨”。

“去年你们不是还在鼓吹皮总多牛逼吗,还要投他的基金。”

比如有次,小C看波场TRX 白皮书时,

老皮在大家的吹捧下又开始夸口:“现在行情好了,今年戴长山要赚2000万,邹勇要赚1000万,小周你也要赚1000万,我们都要做合格的投资者!”

是时候回归价值了。

1小时后,老皮暗示群里所有人:“可以卖了。”我看到消息后,立马登录C交易所,把H币卖了一半,并且迅速提现到银行卡。半小时后,我的银行卡里分几次收到了18万现金。钱落袋为安,几天的提心吊胆终于结束了。

“以太坊跌到2600一枚了,大家抄底吗?”

看到群里人把老皮批判一番后,邹勇拿林肯的名言扔群里:“你能一时欺骗所有人,也能永远欺骗有些人,却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。”

图片 8

“以太坊又跌了啊,4000一枚,大家要不要抄底?”

到了下午,H币又从90元/枚涨到了120元,等到晚上就涨到了150元。第二天,H币继续猛涨,白天涨到了180元,晚上已经到了220元。

在后面6个月里,饭桌上这十几个人,陆陆续续都“入场”参与了老皮的虚拟数字货币投资,有些人甚至搞起了区块链、数字货币媒体——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
群体永远在没有意识的范围内漫游,会时常听从于一切暗示,显露出不为理性的影响所动的、生物所特有的激情,它们丧失了一切判断能力,只剩下了极端轻信。

——乌合之众

老皮在群里开门见山:“H币”庄家要拉盘了,马上要涨2到3倍。他认识人,有内幕消息,让大家赶紧上B交易所买币。

花哥之前每天还都会在群里和大家聊上几句,说说行情如何,但是随着熊市越发惨淡,群聊越来越冷清。每天偶尔才有人冒个泡,回应的声音也是稀稀拉拉。

“兄弟们出事了,要减仓!”老皮在群里最后的一句话,情绪跟10分钟前截然相反。

看到群里人把花哥批判一番后,小B拿林肯的名言扔群里:“你能一时欺骗所有人,也能永远欺骗有些人,却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。”

在德国一家交易所上线的V币一周内只涨了15%。跟老皮炒过两次币、回报率都达到3到5倍的戴长山,开始在微信群里明确表示不满:“V币纯粹就是来骗炮的!”

两种“母币”的下跌,让其他挂钩的杂牌币种更是“跌跌不休”。花哥后来带他们投资的4个币种,都没赚到钱。

我问老皮:干嘛不自己一个人玩,带朋友玩这个,“万一亏了你岂不是要担风险?”

批判完毕,小B又抛出一句:“群里的人都是我兄弟,以后大家跟我‘梭哈’,我给大家介绍靠谱项目!”

半个月内,Z币从2毛/枚涨到了4元/枚。我看着交易所内账户里的数字,先从10几万人民币涨到了50万,再到100万,再到160万,直至240万。

一个周末深夜,小A被拖进一个十几人的小群,群里的人都是被花哥拉进来的,多是互联网圈子的人,虽没见过面,但其实早已“神交“多时。

那天下午5点,红包雨在群里飘了下来,8个人在群里发了9万块。90个红包在半小时内陆续砸下来,每当有人抢到红包时,都会发“谢谢老板”的表情包。半个小时里,我的iPhone直接震到发烫、然后死机,我那天单是抢红包,就抢了几千块。

就看你方唱罢我登场,也根本分不清谁是谁。”

第二个问更严重——老皮带大家投项目时,虽然每次都吼着说要投100个以太坊,但有些项目他其实一个以太坊都没投(比如那个最后缩水到只剩10%的W币),邹勇认为老皮是这在忽悠大家,让大家帮他分担风险。

……

我想起来有小一个月没“盯盘”了,打开账本一看,发现在币市里面还躺着18万。

“H币现在90块!”

老皮看到后,蔑视而又张扬地说:“这事情,就是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。”说完又拿我做榜样:“你们看,小周第一次玩就砸了18万,一把就上车了,后面的同志们要加紧啊。”

原文来自:区块链中立社区 韭菜天团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我看到那个女人的照片,心想:老皮怎么也玩“美女主持人”这套路,完全没必要啊——几个月前那个义正辞严、制止大家讨论“包养嫩模”的老皮似乎心态变了。

这些都看完后,小C还会看下K线,然后再决定是否购入。

然后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,我抱着“200万会变成800万”的妄念,眼睁睁看着这串数字变成120万、60万、20万,直到最后的18万。

花哥把Z币的投资称之为群里“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”,为了庆祝Z币的上涨,要求小A这些靠Z币“赚”了100万的人在群里发1万元大红包。

当时老皮和我们都没想到,Z币是我们这群人最后一个赚钱的项目。

“去年W币亏成那样,当时我很想收拾他的,睁眼说瞎话。”

老皮面子有些挂不住了,满脸通红,“对对,你们说的没错,我现在就把这些不熟悉的人请出去——你们遇到这类事情要提醒我啊!”

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:内附波场TRX,我曾身家百万

关键词: